在家里
2020-12-23 11:03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4月15日中午12时30分,杨九带着母亲张彩娣终于登上了火车,踏上了回家的旅途,这一天,也成了杨九这几年来最开心的日子。

临行前兴奋得睡不着

回家,是“杀母孝子”杨九4月3日重获自由身后的第一想法,连日来,不断有好心人劝说让他留在东莞,但这没能阻挡母子俩的回家之路。

从前在老家,杨九曾吸过毒,但他远离家乡来到东莞打工的一个原因就是想远离毒品,他成功做到了与毒品决裂。“这次回家以后,我肯定不会再吸了,也不会和那些吸毒的人玩。”虽然戒了毒,但杨九一直是个爱喝酒、爱抽烟的人,他抽的是5块5一包的黄果树,即使在候车期间,他也会时不时到候车室外抽上一根,“烟可能戒不了了,但酒以后我肯定会少喝”。

1月18日,云南打工者杨九在东莞市厚街镇一出租屋内,挥刀砍向瘫痪的母亲,后用剃须刀片割腕自杀。所幸母子二人均无生命危险。东莞第二市区人民检察院公诉人员经调查认定,疑犯有犯罪中止、自首等行为,考虑到杨九只身打零工照顾病母多年,4月3日,对其做出不予起诉的决定。

杨九随身携带的行李很简单,一个背包、一个小挎包,另有一个环保袋装满了随身要用的一些东西。在背包中有一个重要的礼物,那是他准备带给老家侄女的——一部崭新的手机。“2011年接妈妈来东莞,临走时,侄女向我提出了这个要求,我一直记得,韩老板知道了后专门买了一部新手机给我。”在广州火车站的候车厅,杨九一再对记者说,很感谢东莞的好心人。

“我还没有见过新家,但应该比原来的家好多了。” 他原来的家,是三间泥坯瓦房,下雨的时候会漏水。

7时30分左右,母子俩坐上了由东莞第二市区人民检察院安排的中巴,从厚街医院出发前往广州火车站,8时50分,车辆抵达目的地。从大巴车上下来后,杨九先是为母亲戴上外套上的帽子,再给母亲穿上袜子。因为母亲腿脚已不能动弹,而且脚部也略微变形,杨九在为母亲穿袜子的过程中,一直小心翼翼,担心弄疼了母亲。

中午12时30分左右,母子俩终于登上了k365次从广州开往昆明的列车,安顿好母亲后,隔着车窗,杨九对窗外的一众记者做出了一个动作——两个大拇指弯曲相对着,带着灿烂的笑容。

“凌晨3点多才睡着,6点半就起床了,昨晚有点兴奋,睡不着。”15日早上起床后,杨九给母亲喂了粥,自己却什么都没吃,仅喝了点水。记者见到母子俩时,杨九正在为母亲穿衣服。出发的时间快到时,他把母亲抱到了轮椅上,还给母亲拆了一个棒棒糖,放到她的嘴里。

杨九的老家在云南省德宏州盈江县平原镇富联村弄贯寨子,寨子地处半山腰,翻过山就是缅甸境内。在家里,他还有七八亩土地,有几亩地委托村里的亲戚出租给了村民,另外有几亩是山地,几乎种不了什么东西。

案情回顾

文/羊城晚报记者 余晓玲 图/羊城晚报记者 王俊伟

这一趟将是漫长且辛苦的旅程:从广州坐火车到昆明要24个小时,而从昆明到德宏州盈江县还要坐十几个小时的大巴。“不知道后天(4月17日)中午能不能到家,还得看路上的情况。”杨九对记者说。

“希望新家有一个堂屋。”杨九对新家充满了憧憬。

当记者问他以前在家里喝酒有没有惹出过什么麻烦的时候,他羞涩地笑道:“也没有什么大的事,就是偶尔会跟人吵几句。”

称决不再去吸毒

张彩娣身材瘦小,皮肤黝黑,似乎是知道就要回家了,虽然只有头部能动弹,但也显得格外精神。而杨九,已经换上了一套崭新的衣服,上衣是条纹的,裤子是牛仔裤。这套衣服,是前天韩老板(一位好心人)带着杨九去买的,那天,韩老板一共为杨九买了两套衣服,几双袜子,一个小挎包,一共花了500多元。因为担心母亲在火车上冷,杨九在出发前一晚10时多,还出去买了一张小毛毯。“这是我穿过的最好的衣服。”杨九说,以前他买的衣服都是几十块钱的。

“好好服侍妈妈,照顾好侄子侄女(杨九的哥哥因吸毒患艾滋病去世,嫂子也身患艾滋病且患有精神疾病)。”对于回家后的打算,杨九还没有想好,他说可能会先将房子修整一下,房子是2011年当地地震后政府帮建的,很简陋。

还会再回东莞吗?杨九表示,“回家看看再说”。

回家后杨九打算将出租的土地收回来自己种植,可以种植水稻、玉米、甘蔗等农作物。

上火车前,杨九给妈妈重穿歪了的袜子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aportable.cn12bet官网登录-皇冠手机登录地址hg-皇冠手机登录地址hg版权所有